首页小说排行书本分类完本小说玄幻魔法女生小说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动漫科幻灵异
话本小说网 >历史军事 >镇国辅君 >第三十三章 火烧陵城

镇国辅君 第三十三章 火烧陵城

作者:石木岩分类:历史军事更新时间:2020-06-30 12:50:50

“搜了两遍,晋军全跑了,什么也没留下!”

“攻有备,守有方,赵守庭此人,不可小觑!”

在木屋前下马,撑犁图迈步走进去,早有侍卫进入通报。

房间内是一个宽阔的大厅,乌维单于坐在首位,旁边站着三人,其中两人向他行礼,另一人却神色讥讽:“右贤王,听说你领兵追击晋军,可有斩获?”

这是一个瘦高身材的男人,穿着一件狼皮短袍,头上戴着皮帽,腰间挂着一串宝石,还有一把银色的弯刀。

呴衍壶,乌维单于之子,同样也是匈奴的左贤王。

匈奴作为草原上最大的游牧民族,其内部实行的是封国制,也就是以单于王庭为中心,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为地方诸侯,共同统治草原。

单于是最高统治者,左右贤王跟左右谷蠡王拥有自己的领地与部族,在领地内拥有极大的自主权,但又统一服从于最高统治者单于。

其中,左贤王地位最高,权力也最大,常常被视作单于的第一继承人,一般由单于之子来担任,右贤王次之,一般为王族子弟,随后便是左右谷蠡王。

但排位顺序并非是一成不变的,匈奴内部讲究强者为尊。

乌维单于一开始只是右贤王,在老单于死后,他发动政变,杀死了当时即将继位的左贤王,也就是他的亲哥哥,最终登上单于之位。

所以呴衍壶敌视针对撑犁图不是没有道理的,一个是单于的儿子,一个是侄子,按照亲属关系以及权势地位,他们两个都是下任单于的有力竞争者。

更重要的是,撑犁图在军中,比他这个左贤王更有威望,这让呴衍壶十分忌惮。

撑犁图并没有理会呴衍壶的挑衅,他以手抚胸,向乌维单于行礼:“此次晋军有备而来,松州城二十万大军尽出,于城外接应陵城守军,我军太少,数次冲锋都无功而返,只得从长计较!”

“还不是你出的狗屁计策,说什么引蛇出洞,围城打援,致使大军损兵折将,右贤王,你该当何罪?”呴衍壶喝问。

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着实不轻,旁边两人静默不语,左右贤王不和由来已久,这在匈奴历史上屡见不鲜,如今乌维单于春秋鼎盛,还没到站队的时候。

撑犁图神色泛冷,却没有辩解,而是躬身道:“臣预事不准,请单于责罚!

“好了,这次的事不怪你,谁能想到晋人竟然偷偷组建了一支骑军,且战力不弱!”

乌维单于已经五十多岁,但身躯依旧雄壮,浓密的胡子布满两腮,板着脸不怒自威:“如今晋军躲在松州城里,坚守不出,想要攻破,难了!”

众人商议许久,依旧没有办法,眼下只能强攻了!

不过匈奴新败,乌维单于下令暂时休整,众人应诺,随后离开。

撑犁图骑马走在街上,周围是密密麻麻的茅草屋,一圈绕着一圈好似迷宫一般。

这种拥挤的感觉让他很不习惯,径直出了城。

黑夜笼罩大地,经过短暂的喧嚣后,陵城内恢复了安静。

匈奴各部族驻扎在城外,宛如铁桶一般层层围住这座城池,极大增强了安全性。

这也让城内守军放松下来,就连巡夜也变得十分随意。

午夜时分,一轮圆月悬挂在天边,夜风呼啸。

一声响动打破了原本的寂静,角落一间废弃的石屋内,青石地板忽然挪开,露出一个幽深的黑洞,随后一只苍白的手爪伸了出来,宛如从地狱逃出的恶鬼,猝然爬出了人间。

这惊悚的一幕,若被人看到,必然会吓得瘫软倒地。

两只手爪按在地上,随后一团阴影冒了出来,谨慎的打量四周。

皎洁的月光透过坍塌的墙壁,散乱的照过来,模糊中看清了那团黑影,赫然是一个人,浑身披着轻甲,一跃而出,弯着腰躲在了石墙后面。

在他之后,又有人从洞内爬出,一个、两个……一共藏了八个人。

他们聚在一起,领头的一个大汉低声道:“检查一下,东西带好了没?”

“带好了!”众人摸向怀中。

“按照计划行事,两人一组,左右散开!”

八人立刻分散,陵城本就是他们的地盘,在城内潜伏自然熟门熟路,一路避开站岗的士兵,来到预定地点。

丝毫没有犹豫,他们从怀里掏出火折子,猛然一吹,燃起明火,点燃了茅草屋。

“轰——”

漆黑的夜色猛然大亮,火焰迅速向上蔓延,顷刻间变成了燎原之势。

“起火了!起火了!”

匈奴士兵惊恐的大喊,好似起了连锁反应,火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四面八方蔓延,一时间城内火光大放。埋伏的士兵并非只有一处,此时按照计划全部遁出,四处放火,转眼间陵城已成为一片火海!

“救火!快救火!”

嘶吼声、惊喊声、惨叫声……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乱糟糟的,无数被火引燃的匈奴士兵凄厉惨叫,这一刻,整座城池仿佛变成了一个火海地狱!

茅草虽然易燃,但火势不该如此迅速,一切的原因都是埋在茅草下面的火油棉纱,在极短时间内扩大了火势,使得很多人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葬身在火海。

陵城内火光通天,自然引起了城外匈奴人的关注,乌维单于就在城中!

众人惊慌大乱,直接策马朝城内狂奔,想要过去救援。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连绵的马蹄声,沉闷的宛如雷鸣一般,在急速接近中。

“敌袭~”

尖锐的警告声响起,随后戛然而止,晋军骑兵从北方呼啸而来,恶狠狠地冲进匈奴大营,直接撕开一道口子。

喊杀声震天,突然遇袭,匈奴人根本没办法进行有效拦截,任由晋军左右冲杀,一边杀戮一边放火,一时间死伤无数。

在城内大火刚刚燃起的时候,撑犁图就已经醒了,他匆匆穿上铠甲,走了出来,晋军骑兵趁此夜袭,整个大营都乱了。

撑犁图神色沉凝,明白这一切都是赵守庭的毒计,他没有去管混乱的大营,而是带着部族,迅速赶去陵城。

熊熊的火势把半边天空都照的通红,在呼啸的风声中,扬起的火焰足有三丈高,此时陵城已变成一片火海,其中夹杂着无数凄厉的惨叫,仿若鬼蜮!

“快,快去找水,进去救火!”

撑犁图见到左贤王呴衍壶正用鞭子抽打士兵,可没人敢冲进城中,这样的大火,已是人力所不能敌,乌维单于被困其中,凶多吉少!

与呴衍壶的狂怒不同,此时撑犁图十分冷静,他看向呴衍壶,目光闪动着冷光。

若乌维单于死了,那么第一继承人就是他,与其日后生变,不如现在……

他扭头看向自己的亲信狐鹿侯,狐鹿侯神色一怔,似是明白了他的意思,眼中猛然浮现一层火热。

微不可查的点点头,狐鹿侯转身去吩咐部族,军队猛然散开,隐隐把周围人群包围起来。

撑犁图伸手握住弯刀,野心在不断膨胀,他策马走向呴衍壶,而呴衍壶毫不知情,见到他急切道:“右贤王,快让你的人进去救火……”

通红的火光下,撑犁图眼中充满了杀意,其身后部族伏低身体,已经摆开了冲锋的姿势,下一刻便要血染草原。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突然‘轰’的一声巨响,随后便是马匹的嘶鸣,所有人都望向城门。

只见一队凶悍骑士驾驭着全身燃火的战马,疯狂的冲出城池,在其身后,还有一辆火焰马车在急速飞驰。

“是父王!是父王!”呴衍壶神色狂喜。

撑犁图目一凝,立即勒马停下,目光快速闪动,最终松开了手里的刀。

乌维单于用战马开路,勉强逃出陵城,然而城中三万匈奴士兵,却没有他这么幸运,全部被烧死在城中。

而在城外,晋军骑兵数次贯穿匈奴大营,斩杀近万。

这是一场大胜,前所有未有的大胜!

反过来,对于匈奴人来说,则是刻骨铭心的耻辱!

一天之内,接连两场败仗,让乌维单于勃然大怒,不顾众人劝阻,他令匈奴大军开拔,再次围攻松州城,开始了一场惨烈的攻城战。

晋军在赵守庭的指挥下,顽强抵御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如此过了三天,匈奴损耗严重,这才停下,双方转为对峙。

---

千里之外的长安城,伴着一声通鼓,厚重的城门缓缓打开,等待许久的人群一拥而入。

朝霞初升,为这座千年古城披上了一层绚丽彩衣,也开启了日复一日的繁华热闹。

城门守将打着哈欠走出来,抬手抹去一团眼屎,听到手下呵斥百姓排队守序,他没有去管,而是懒洋洋的坐在一旁椅子上,副官识趣的奉上茶水与点心,他半眯着眼,躺在那儿闭目养神。

往常的话,一天也就这样过去了,可今天却有些不同,只见远处笔直的官道上,一名骑士策马奔来,风尘仆仆,嘴角干裂,却不断抽动马鞭,显得十分急迫。

门将被手下喊醒,看到骑士的样子,瞬间一惊,急忙喊:“快,快让出一条路!”

目录
设置
设置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宋体楷书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偏大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听书
发声
男声女生逍遥软萌
语速
适中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返回
章节报错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