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排行书本分类完本小说玄幻魔法女生小说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动漫科幻灵异
话本小说网 >历史军事 >兴风之花雨 >第四百七十八章 最是无情帝王家

兴风之花雨 第四百七十八章 最是无情帝王家

作者:萧风落木分类:历史军事更新时间:2020-06-30 12:51:00

钟仪慧抹着泪告辞,风沙送到门边。

不久之后,李玄音匆匆进门,不悦道:“你到底跟仪慧姐说了什么?她不但哭哭啼啼,还对我支支吾吾的,居然什么都不肯说。”

风沙很想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又闭上。

李善毕竟是佳音的弟弟,与他又无利害冲突,他是愿意出手搭救的。

偏偏李玄音坚定的站到唐皇一边,完全不明白她的所作所为其实是把李善往死路上推。

如果继续下去,李玄音就会成为帮助自己父皇杀害自己兄长的刽子手。

李善想要活命,那就绝不能顺着唐皇的心意与李泽对立,与李玄音切割是必然的事情。

风沙心疼李玄音的,并不希望让她感到被兄长背叛,哪怕确实遭到背叛。

所以还能说什么呢?他什么都不能说,怎么说都会伤害到李玄音。

因为真相本来就是很伤人的,更因为最是无情帝王家。

好不容易将李玄音哄走,风沙让绘声去找云本真,让风门立刻盯住纪国公府。

李善安静了整整一个白天。

第二天傍晚,云本真传回消息。

纪国公府内出来两架鬼鬼祟祟的马车,先是分头在城内到处乱转一阵,而后于城南一处小客栈的后院汇合。

两架马车自以为可以甩开跟踪,在弓弩卫看来,这种水平好笑的很。

令风沙意想不到的是,一架马车上是重伤不起的王龟及柳艳、花娘子。

另一架马车上的人居然是楚涉和白绫,唯独没见白枫。

早在潭州的时候,风沙就通过楚涉知道王龟与白绫的父亲白枫乃是故交好友。

后来江州的时候,风沙又知道白绫认识柳艳,似乎关系还挺好。

江湖人嘛!东扯扯、西扯扯总能扯上点交情。

难怪金陵帮撤销追捕令之前,搜遍江宁也找不到楚涉和白绫这两个外地人的下落,原来是跟着柳艳躲到了纪国公府上。

柳艳等人离开府邸之后,李善自觉撇清了关系。

第二天大朝,当朝出列,自请出使北周。

满朝文武大讶,一片寂静之后立时群起响应。

尽管这支本就蓄势拉满弦的利箭比多数人预想中快了一两天射出去,还是直接命中唐皇的心口。

唐皇勉强撑了三天。

期间凡是敢持反对意见的朝臣皆被翻出各种罪状,被人群起弹劾。

有些倾向唐皇的大臣,哪怕没敢发声,同样被揪出来不少杀鸡儆猴。

外有江宁府尹聚卫军及江宁、上元两县乡兵不动,内有法眼宗控禁军不发。

朝上重臣逼宫,朝下群臣串联。

唐皇虽然贵为皇帝,一时间竟无还击之力。

多位死忠的重臣落马,受到牵连的大小官员数十。

短短三天,寒蝉噤声,唐皇几乎成为孤家寡人,皇令不出宫门。

如果算上钟皇后这个大内奸,皇令很可能连殿门都出不去。

焉能不败?

唐皇发觉再不松口的话真要众叛亲离了,以退为进,封李泽为吴王,以尚书令参与政事,并入住东宫。

隐谷从来不得寸进尺,更不想把唐皇逼得鱼死网破,搞得南唐大乱。

唐皇一让步,江宁汹涌的波涛马上平静无波,仿佛从没起过浪一样。

李泽担心夜长梦多,一切典仪从简,先搬进去再说。

看似突如其来又戛然而止,颇有点虎头蛇尾的感觉,实乃以隐谷为首的各方蓄谋已久,兼得安排周密,一出手便如迅雷一击,端得绝杀。

同是这几天,李玄音数次偷偷溜出门去,秘密会见柳艳等人。

风沙对她的行踪了如指掌,仅是不知她们到底在密谋什么。

柳艳、花娘子、楚涉和白绫都是江湖高手,单论武功,弓弩卫全被比下去了,根本没办法靠近,更没法偷听。

幸好黄莹及时传来消息,说是和白绫联系上了。

不是她找上白绫,是白绫找上了她。

自从离开纪国公府之后,柳艳等人不得不重新寻找庇护。

于是选上了他们眼中的大人物,司徒府周二小姐周嘉敏。

并非全然信任周嘉敏,仅是楚涉、白绫与黄莹见面,寻求一些在地的帮助,从来没向黄莹透露过柳艳等人的存在。

黄莹几番汇报之后,风沙总算明了大致的情况,不免哭笑不得。

李玄音等人浑浑噩噩,完全不知道南唐这几天正在变天。

居然还在调查李泽那本黑账,以及抛售在江宁黑市上的那批物资。

在周嘉敏的庇护之下去查周嘉敏的销赃,能查到什么才真是见鬼了。

柳艳等人似乎仍然以为李泽正在千方百计地围追堵截、阻止他们查出实证,更阻止他们把实证交给唐皇。

一个个紧张兮兮的,行踪更是诡秘的不能再诡秘,免得被势力遮天蔽日的李泽给寻到蛛丝马迹。

李泽这几天忙得夜不能寐,哪有工夫理会这点无关痛痒的事情。

现在还在找柳艳的麻烦的人,其实是纪国公李善。

李善希望在自己正式出使北周之前,把此事彻底消泯于无形,免得李玄音等人再翻点浪花出来,让六哥怀疑他心怀叵测。

李善也好,钟仪慧也好,其实都是老实人,起码在风沙看来老实的不得了。

这对小夫妻或许觉得欺骗了李玄音、背叛了李玄音,每每心慈手软舍不得下狠手,更是千方百计的隐藏自身,不希望让李玄音知道是谁在背后搞鬼。

尽管柳艳等人被逼得东躲西藏,王龟那一口气愣是吊着,半根毫毛都没伤到。

风沙看在眼里、骂在心头,恨不能亲自出面谋划,又实在不愿沾上荤腥。

就在李泽入住东宫的第二天深夜,初云忽然来了。

风沙以为周嘉敏要见他,没曾想初云仅是递了封信笺便即离去。

信笺无封,淡黄淡香,展开后信纸上水痕斑斑,触手仍潮,显然沾水不久。

上书一行笔锋秀雅却颤抖,并且晕染的小字:

猫触琉璃盏,子亡佛像前。乞君怜我殷殷泪,断魂夜、断肠人。

落款:周娥皇。

周娥皇就是周宪。

风沙捏着信笺怔怔发呆,原来纸上不是水痕,是泪痕。

周宪的儿子死了?好像才三四岁吧!她送这封信什么意思?

Mmp!这是认为我授意周嘉敏做的!

周宪先天心衰,哪受得了丧子之痛!

周嘉敏下手还真特么又快又狠啊!

李泽住进东宫没过两天,就想取代她姐姐做太子妃了!

……

目录
设置
设置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宋体楷书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偏大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听书
发声
男声女生逍遥软萌
语速
适中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返回
章节报错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错误举报